中文 | English

研发管线

公司利用其内部药物发现与开发技术,建立起一个颇具活力的药物产品管线,旨在应对服务欠缺的市场亟待满足的医疗需求。本公司的目标是采用全球化、区域化的发展战略,推动发展临床阶段新疗法,最终使全球患者受益。

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

  • 发现阶段
  • 临床前
  • 1期
  • 2期
  • 3期
40% 完成 (成功)
TERN-101(FXR激动剂)-欧洲
45% 完成
TERN-101(FXR激动剂)-中国
45% 完成
TERN-201(SSAO抑制剂)
45% 完成
ASK1抑制剂
45% 完成
THR-ß 激动剂
45% 完成
未披露靶点3

肿瘤

  • 发现阶段
  • 临床前
  • 1期
  • 2期
  • 3期
16% 完成
肝细胞癌/实体肿瘤
18% 完成
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

法尼醇X受体(FXR)激动机制和TERN-101

FXR是肝脏和小肠中大量表达的一种核受体。胆汁酸(BA)是FXR的天然配体,胆汁酸与FXR的结合以及对FXR的激活对于调节BA合成、脂质代谢、炎症和纤维化的细胞通路的调控至关重要。科学界普遍认为,FXR激动机制和激活有望成为治疗非酒精性脂肪肝病(NAFLD)和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(NASH)的新型治疗模式。TERN-101是高效非胆汁酸类FXR激动剂,正在开发用于治疗NASH。

氨基脲敏感型胺氧化酶(SSAO)抑制剂和TERN-201

SSAO又名血管粘附蛋白-1 (VAP-1),是具有双重功能的胺氧化酶,可促进白细胞在肝脏中的募集,并能导致氧化应激增加、炎症和肝脏纤维化。表面SSAO水平在炎性组织的血管结构中有上调,可溶性SSAO水平在NASH患者中有升高。抑制SSAO有望成为治疗NAFLD、NASH和其他慢性纤维化肝病的有效药物。TERN-201是强效SSAO抑制剂,通过减少氧化应激和白细胞肝内募集,有用于治疗NASH的潜力。

ASK1抑制剂

凋亡信号调节激酶1(ASK1)是丝裂原活化蛋白激酶(MAPK)家族的成员,可被多种因素激活,包括氧化应激和内质网应激,并导致下游p38和c-Jun 氨基末端激酶(JNK)通路被激活。在NASH患者的肝脏中发现ASK1通路被激活,可诱导一系列应激反应,从而加重肝脏炎症、细胞凋亡和纤维化。拓臻正在探索对ASK1进行药理学抑制,以期作为治疗NAFLD和NASH患者的新方法。

THR-β激动剂

肝脏脂质合成过剩会导致肝脏脂肪堆积和脂肪性肝炎。 脂肪变性是NAFLD的早期驱动因素,并最终引发NASH。 甲状腺激素可调节包括肝脏在内的多种组织中的血浆胆固醇、甘油三酯及脂质的代谢。选择性激活肝脏中的甲状腺激素受体将有望调节与NASH相关的脂质代谢失调。肝脏脂肪变性的减轻有可能显著改善NASH,因为它消除了炎症的关键驱动因素。拓臻正在寻求一种新的治疗方法,以选择性激活肝脏中的甲状腺激素受体β(THR-β)。

关于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

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(NASH)是非酒精性脂肪肝病(NAFLD)的重症类型,由肝脏中脂肪过多堆积所导致。NASH可导致慢性肝脏炎症和肝细胞损伤,且可导致纤维化、肝硬化,最终导致肝癌或肝功能衰竭。全球NAFLD和NASH发生率正快速攀升,与肥胖发生率攀升有关。据估计,中国成人群体中15%有NAFLD。 这些患者中,估计有20%将发生 NASH。目前尚无药物核准用于治疗NASH。